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dmhf

手牵手漫步在晨曦、在晚霞留下最动人的诗篇······

 
 
 

日志

 
 

电影剧本《太极宗师》  

2014-10-22 16:4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文学剧本

 

太极宗师

剧中演员表

(出场时的年龄)

陈王廷——男,36岁,温县守备,太极拳宗师,陈抚民次子

陈王前——男,32岁,陈王廷三弟,陈抚民三子

陈于介——男,38岁,陈王庭大哥,陈抚民长子

陈抚民——男,60岁,曾为温县守备,陈王廷父亲

陈夫人——女,59岁,陈王廷母亲,陈抚民之妻

刘玉洁——女,36岁,陈于介之妻,陈王廷大嫂

王小妹——女,33岁,陈王廷之妻

张香兰——女,31岁,陈王前之妻

陈汝为——男,16岁,陈王廷长子

陈汝浩——男,11岁,陈王前长子

  岩——男,30岁,陈王廷表弟

  仲——男,42岁,陈王廷表哥

 

  发——男,39岁,义军首领,陈王廷伙计

李际遇——男,41岁,义军首领

谢望山——男,26岁,义军首领

吴从海——男,52岁,温县县令

刘作栋——男,45岁,温县县丞

 

林万山——男,50岁,总兵

林少聪——男,32岁,千户,后沦为土匪,林万山本家侄子

赵友尚——男,28岁,百户,后沦为土匪

高把总——男,37岁,官军总旗

陈氏弟子、村民、衙役、土匪…

 

黄河大堤·夕阳

夕阳落日圆,彩霞映水流。黄河河面上,泛起道道鳞光。

一阵沉闷的马蹄声打破黄河大堤的沉寂。

一骑快马奔驰如飞,向着镜头疾驰而来,身后留下一道弥漫的尘雾。

马背上的陈王前不断地快马加鞭。只见他一脸的着急,满脸的汗水,也顾不得擦拭。只见他三十出头,面目清秀,身材适中。

陈王前的身影从镜头中一闪而过,渐渐在落日的霞光中消失。

响起主题歌:念白(童声):

中华武术,博大精深;

陈氏太极,养生健身。

喝了陈沟水,就会翘翘腿。

任你会不会,金刚大捣碓。

 

歌声起:

     

中华武术越千年,

太极神韵造化天地间。

陈家沟里太极拳,

拳术拳技招招都精湛;

你画圆来我画圆,

画圆就能把那乾坤转;

以静制动毫厘间,

出手就能把那天地翻;

阴阳相济术不凡,

借力造势把那攻防变;

强身健体寿延年,

为国我就把那身躯献。

英雄豪气冲霄汉,

除暴安良浑身都是胆。

旷野·岔路口·夕阳

十几骑快马来到三岔路口戛然而止。

蒋发立于马背上举目四望。此人身材伟岸,古铜色的脸膛,浓眉大眼。年纪大约在四十岁上下。

二十多岁的谢望山道:“咱们追了一路,怎么不见陈王廷的踪影?”

“难道他没能逃出开封城?”

“我看有这个可能。”

蒋发分析道:“陈王廷不可能在城里多停留。”

谢望山问道:那我们为什么找不到他的踪影?”

蒋发吩咐道:“咱们分开查找,一定要找到陈王廷。我先赶回御寨山向大帅禀报,尔后来接应你们。”

谢望山答应道:“中!”

马队立即二一添作五分开,蒋发打马先行而去。

陈家沟·陈宅厨房内·初夜

陈抚民一家十多口围在桌子前吃晚饭。

陈夫人像似有心思,看着大家吃饭。

王小妹看到陈夫人没动筷子,问道:“娘,你咋不吃?”

“我这就吃。”陈夫人说着拿起了筷子,就是迟迟不肯动。

刘玉洁也看向陈夫人,问道:“娘,是不是想你那两个儿子了?”

陈于阶瞪他一眼,道:“咋说话的。”

刘玉洁根本不理会他,继续说道:“娘,您老不用担心,我二弟一定考个武举回来。到那时,咱老陈家的祖坟算是冒青烟了。”

陈于阶生气道:“吃你的饭吧,没人当哑巴卖你。”

刘玉洁瞪他一眼,端起饭碗吃起了饭。

陈夫人看向还在忙的三儿媳妇张香兰,道:“香兰。过来吃吧,等会再拾掇。”

王小妹忙招呼道:“三弟妹,快来吧。”

张香兰擦着手在她身旁坐下。

邻座的儿子陈汝浩连忙给她夹菜,道:“娘,快吃。”

张香兰对儿子笑笑。

陈夫人道:“还是我孙子孝顺。”

陈抚民吃完将筷子放下,欲起身离座。

陈夫人问道:“老爷,王廷、王前该回来了吧?”

“就这一两天了吧。快了。”陈抚民思索着起身向外走去。

陈王前气喘嘘嘘地一头闯进来,险些与陈抚民撞个满怀。

陈抚民嗔怪道:“都当爹了,怎么还是这样冒冒失失。”

其他人都看向陈王前。

“爹。”陈汝浩高兴地叫着跑过来。

陈夫人关切地问道:“王前。你二哥哩?”

陈王前喘着粗气,告诉大家:“爹、娘,二哥出大事了。”

大家闻声如惊雷炸响,使得在场的人惊诧的目瞪口呆(定格),叠印出片名:


陈王廷

 

1陈家沟·陈宅厨房内·初夜

陈抚民严肃地看着陈王前,平静一下心情,问道:“王前。别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王前气喘吁吁道:“是这么回事……”

回忆:

开封·武举考场·日

考场是一个硕大的校场。校场里搭建着考台,台上坐着文武考官总兵林万山、千户林少聪等;台子的两边陈列着兵器架,架上插满了刀、枪、箭、戟;校场四周旌旗招展,气氛隆重而庄重。

主考台的对面站满了参考的各色人员,陈王廷、陈王前、李岩、李仲和蒋发都在其中。陈王前带着敌意斜视蒋发一眼,便悄悄拉拉陈王廷的衣角。

陈王廷正注视着台上的考试。

主考台上,二十多岁的赵友尚正在舞动棍棒,打出一套少林棍术的六合棍法,刚劲有力,勇猛无比。古云:快刀急棍杀手锏。棍长不过眉,身步紧相随,虎口对虎口,上下任番飞。后生打完棍术,面对主考台收势站定。

主考官是总兵林万山,一脸的络腮胡子,面目严肃道:“好。下一个。”

唱名的是千户林少聪,林万山的本家侄子。他年轻气盛,身材高挑,一副意气奋发的样子。他大声道:“蒋发。”

“在。”蒋发答应后,出列走到主考台前,双手施礼道,“见过主考大人。”

陈王廷面色严肃地向蒋发。

回忆中的回忆:

清风岭·树林中·

陈王廷舞动春秋大刀,呼呼声风,看那娴熟的动作,犹如猛虎下山。

陈王前一头闯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道:“二哥,快,有人来砸武馆。”

陈王庭惊诧地戛然而停,提起大刀就向树林外跑去。

陈家沟·陈氏武馆院内·日

短打装束的壮汉一个凌空飞跃,稳稳落入练拳的队伍之中。

队伍一下乱了阵脚,众弟子迅速围成一个圈,将壮汉团团围住。

壮汉满不在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驱身急进,出手打翻几个近前的弟子。

陈于阶怒火填胸,分开弟子怒视着壮汉走过去。

壮汉根本不拿正眼瞧他,出手就打过去。

陈于阶躲过一招,出手与壮汉过招。只几招下来,陈于阶有点招架不住。

“住手!”陈抚民大声喝住,“来人报上姓名。”

“少啰嗦,什么名不名的?”壮汉丢下陈于阶,瓮声瓮气地说着走过去,出手就是一招“泰山压顶”,陈抚民不敢怠慢,一扬手中的拐杖,接住凌空劈下的重拳。

陈于阶怕父亲有闪失,急忙近前接应。

壮像是早有准备,回身一招“隔山打牛”,直取陈于阶面门。

陈于阶疾身闪过,寻找战机。

这个壮汉叫蒋发。只见他满不在乎地活动着手脚。

陈抚民问道:“请壮汉报出姓名。”

蒋发大大咧咧道:“我说过,姓名不重要。”

陈抚民问道:“你我素不相识,来砸武馆,总得有个理由吧?”

“没理由。”蒋发蛮横地说着出手就打将过去。

陈抚民接招后,由被动变主动,连着使出几招,都被壮汉一一化解。陈于阶等担心陈抚民的身子,趁机一起向前参战。

蒋发丢下陈抚民,用心对付陈于阶他们。几招下来,几个弟子都被壮汉一一打到在地。陈于阶只有被动应付。

陈王廷风风火火地跑进来,观看片刻后,突然大吼一声“闪开”,一招“旱地拔葱”,身子如同飞鹰展翅般地凌空飞起,眨眼功夫,陈王廷早已站在了壮汉面前。

蒋发也不答话,出手就打。

陈王廷站在原地不动,依靠身子的摇摆、躲闪,使得壮汉连连扑空。

蒋发有些生气,用尽全身之力,向陈王廷击去,如同泰山压顶般地扑上来。

陈王廷眼疾手快,突然移步换位,闪出空当来,等到蒋发到达的刹那间,用肘轻轻一捣,只见他在惯性作用下又经过外力的推波助澜,重重地摔趴在了地上。

众弟子兴奋地叫喊起来。

陈王廷眼睛盯着倒地的蒋发慢慢爬起来。

蒋发鼻子被碰破,鲜血直流。他无意间一抹,弄得半张脸都是血。当他看到手上的鲜血后,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冲向陈王廷。

陈王廷这次没有退让,而是直接接招。蒋发立时感到浑身被撞击的麻木,连连后退几步才站稳脚跟。

陈抚民、陈于阶等担心地瞩目着他们的交手。

蒋发像似明白过来,改变了攻防策略,不再硬拼硬打,而是在围着陈王廷寻找机会。

陈王廷立时反应过来,也不轻易出招,双方在相持中寻找对方的破绽。

蒋发看到陈王廷一个小小的疏忽,瞅准机会,猛扑过去,双手抓住陈王廷腰际,将其高高举在半空中。

“王廷。”陈于阶吓得大叫。

陈抚民等吓得睁大了眼睛。

蒋发像似在玩耍一般,耍弄举在空中的陈王廷,一会旋转,一会翻滚。

陈王廷没有反抗,在空中冷静地等待机会。

蒋发突然运力,将陈王廷向空中抛去。

众弟子发出了惊呼声:“糟了!”

“哎呀。”陈王前惊叫一声,欲要冲过去。

陈抚民、陈于阶等惊吓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知道陈王廷这次不死即伤。

只见陈王廷借势在半空中一个空翻,又宛如一片落叶般地落在了地上,毫发无损。

“奇迹!好小子。”陈抚民脱口而出。

“二哥,好样的!”陈王前兴奋地大叫。

陈王廷凝视着蒋发,慢慢逼近他。

蒋发大为意外,不由胆怯地向后退却。

回忆中的回忆完

陈王前小声道:“二哥,就是他。”

林少聪问道:“蒋发,你使用什么兵器?”

蒋发道:“报告考官大人,在下惯用日月乾坤刀。”日月乾坤刀全长六尺(2米),两端各有相同长度的月牙形刀。刀背上部各有三个小铁环,舞动起来沙沙作响。刀柄为坚硬木料所制,握手处在刀柄中段,上扎彩带,并有两个突出的月牙形利刃。利刃后为握手处。使练时,两手均在月牙形利刃下握住刀柄。握法有左阴右阳、右阴左阳和双阴法三种。

林少聪吩咐道:“取刀来。”

兵器架前的兵勇拿起一把日月乾坤刀,走到蒋发面前交给他。

林少聪道:“开始吧。”

蒋发做出一个优美的亮相,随后表演日月乾坤刀术。日月乾坤刀前后可用,变化多端。主要用法有:前后扎刀、正反扎刀、斩劈刀、上挑刀、横扫刀、舞花刀、上下截刀、里外绞刀、撩挂刀、云拨刀、格拦刀、推架刀等。蒋发打完套路收势站定。

林万山拍着巴掌站起身,大加赞扬道:“日月乾坤刀法,实在精湛,堪称华夏一绝啊。好,实在好。”

陈王前有些生气,小声道:“好什么呀。”

陈王廷马上小声制止道:“闭嘴。”

蒋发大声道:“谢主考大人赞赏。”

林万山道:“下一个吧。”

林少聪大声叫道:“陈王廷。”

“在。”陈王廷大声应道。

陈王前道:“二哥,好好考,压倒他们。”

陈王廷看他一眼,自信地大步走到主考台前,一纵身上到考台上,施礼道:“拜见主考大人。”

林少聪问道:“陈王廷,你用什么兵器?”

陈王廷答道:“报告主考大人,在下惯用长柄刀。”

林少聪吩咐道:“取刀来。”

兵器架前的兵勇取长柄刀走到陈王庭面前,将长柄刀交与他。长柄刀又叫青龙偃月刀,还叫冷艳锯。刀长九尺五寸,重八十二斤,刀身上镶有蟠龙吞月的图案,因而得名。

陈王廷起势“金鸡独立”,接着是“狂风扫落叶”,舞动大刀劈、砍、磨、撩、削、裁、展、挑、拍、挂、拘、割,招数一个接着一个,看的人们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好、好、好!”参加考试的其他人情不自禁地鼓起掌,连声叫好。

林万山看得不由向前探起身子。

林少聪站在台上眼睛都增大了,目不转睛。

陈王廷舞动大刀,只见寒光闪烁。

蒋发看着看着不由向陈王前走去。

回忆完

陈抚民生气地打断陈王前的话:“说重点!”

陈王前道:“好,说重点。”

回忆:

开封·武举考场·日

考场上战鼓咚咚,战马奔驰,马蹄疾疾。

蒋发骑在奔跑的马背上张弓搭箭,连射三箭,箭箭中靶。

报靶的鼓吏擂响三通鼓。

陈王廷骑在马背上,手握弓箭,肩背着箭囊。

陈王前、李岩、李仲都站在一旁观看。

林少聪大声道:“赵友尚。”

赵友尚驱马来到主考台前,面对主考官站定,道:“学生赵友尚,拜见主考大人。”

林万山探身看向他,道:“赵友尚。”

赵友尚在马上施礼道:“学生在。”

林万山提醒他道:“前几场考试,考得很好。今日是最后一场考试,希望你考好啊。”

“谢主考大人。”赵友尚催马向着起跑线走去。

赵友尚到了起跑线,催马奔驰,张弓搭箭,一连射出三箭。

特写:三箭成三角形射中箭靶红心。

鼓吏兴奋地擂响三通鼓。

林万山脸上充满着难以掩饰的笑容,连声道:“好!射得好!”

林少聪道:“叔叔,您真的是慧眼识珠啊。”

林万山道:“此人,日后必将是国之栋梁之才。”

赵友尚第二次催马向着箭靶奔去,张弓搭箭,随着三声箭响,三支箭直取靶心。

林万山耳闻鼓声,兴奋道:“妙!太妙了!”

陈王前看向李岩,道:“这家伙,身手还真的不一般。”

三通鼓响过后,林万山站起身看向正朝着主考台走来的赵友尚兴奋道:“百发百中,箭箭射中靶心,实属难得。可谓是旷世奇才,养由基再现啊。”

林少聪大声道:“武举考试,继续进行。下一个,陈王廷。”

陈王廷驱马走到主考台前,道:“陈王廷拜见主考大人。”

林万山站起身打量陈王廷后,问道:“陈王廷,你的箭法能超过赵友尚吗?”

陈王廷道:“还没考试,学生不敢妄言。”

林万山像是明白了什么,问道:“陈王廷,如果你觉得技不如人,可以弃考,那样也不丢人,可以体面的全身而退。”

陈王廷不卑不亢道:“主考大人,学生想试一试。”

林万山道:“还有这个必要吗?”

陈王廷掷地有声,道:“有!”

林万山无奈道:“那就开始吧。”

林少聪大声道:“陈王廷,开始吧。”

陈王廷驱马到了起跑线,取箭在手,两腿一夹马肚,马听话地向着前方跑去。陈王廷在马背上张弓搭箭,“嗖嗖嗖”三声箭响过之后,还没等人们缓过神来,一马三箭,谢了一个“凤夺巢”。

特写:箭靶红心处,三箭射中一个点。

陈王前大声道:“二哥,好样的!”

鼓吏都看呆了。

林万山没有听到鼓吏的报靶鼓声,鄙夷道:“我说不用再比试下去了吧,怎么样?”

突然,传来三通鼓声。

“啊。怎么回事?”林万山不悦地坐下。

凤夺巢!凤夺巢!”校场上观看的人,兴奋的欢呼起来。

陈王廷再次催马离开起跑线,张弓搭箭,向着另一个箭靶连放三箭。

特写:“箭靶红心处,三箭依然射中一个点。

鼓吏看得目瞪口呆,活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全场鸦雀无声。

陈王廷拨马回头,到了起跑线,两腿用力一夹马肚,马听话地向前奔跑而去去。马背上的陈王廷不慌不忙地张弓搭箭,在马的奔跑中连射三箭。

特写:“箭靶红心处,三箭依旧射中一个点。

鼓吏望着箭靶,张大了嘴吧,像是被使了定身法一般,纹丝不动。

陈王廷驰马来到箭靶前,看到结果拨马便回。

突然,考场上一片欢呼声。高喊着:“奇才,奇才!”

林万山狐疑道:“都疯了,都疯了。”

林少聪走到记录台前,问道:“这个陈王廷中了几箭?”

记录官道:“只闻一马三箭,三通鼓声。”

林少聪再问道:“后面的两马六箭呢?”

记录官道:“未闻鼓声。”

林少聪迷惑道:“那他们欢呼什么?”

林万山大声道:“都疯了,都疯了。”

陈王廷立马于主考台前,道:“主考大人,学生陈王廷,考试已毕。”

林万山讥笑道:“我说陈王廷,你不用考了,可你看看,三马九箭才中了三箭。不要说夺魁,连榜都上不上。”

陈王廷急了,道:“主考大人,我是三马九箭全中,而且是‘凤夺巢’。”

林万山挖苦道:“我说陈王廷,本主考眼不花耳不聋,听得清清楚楚,是一马三箭,怎么会是三马九箭?”

陈王廷道:“大人若不信,可派人前去验证。”

林万山道:“报靶的鼓吏,就是验证官,无须再派人查验。宣布吧。”

林少聪大声道:“陈王廷,三马九箭……”他讲到此突然停住了。

下面等待欢呼的人们,将目光全集中到了林少聪的身上。

林少聪大声道:“中三箭。”

众人不信结果,大声道:“不对!是三马九箭全中,而且是‘凤夺巢’!”

“狗官,你们的眼瞎了吗?”

陈王前也跑到主考台前,大声道:“主考大人,陈王廷是三马九箭。”

林万山生气道:“你是何人,竟敢咆哮考场。来人,轰出考场!”

立时过来几个兵勇,不由分说将陈王前架离出去。

陈王前挣扎着,高喊道:“主考官睁着眼说瞎话。”

其他人都嚷嚷着围到了主考台前讨说法。

李岩大声道“明明是三马九箭全中,为何是三马九箭只中三箭?”

李仲也大声道:“你们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李岩道:“大庭广众之下营私舞弊。”

李仲道:“朗朗乾坤,怎的会如此黑白颠倒?”

林万山振振有词道:“本考官只闻鼓吏的报靶声为准,其他一律不算!这就是规矩,懂吗?”

李岩道:“我们不懂!”

林少聪生气道:“如若再滋生事端,统统拿下!”

李岩怒道:“什么,你们竟然罔顾事实,还要拿人,有王法吗?”

陈王廷愤怒地拨马冲出人群,朝着报靶的鼓吏驰去。

陈王前、李岩、李仲和蒋发看到陈王廷驰马到了报靶的鼓吏身边,从背后抽出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刀向鼓吏砍去。

鼓吏直挺挺地倒地。

陈王前跑过来看到,吃惊道:“二哥,你杀人了?”

陈王廷怒杀鼓吏后在马背上吩咐道:“王前,你快去客栈取了东西,马上赶回陈家沟去。”

陈王前惊慌中问道:“二哥,那你呢?”

“不要管我。”陈王廷说着打马就向考场大门冲去。

突然,有人高喊:“杀人了,杀人了……”

主考台上的林万山看见驰马过来的陈王廷,大声道:“快、快、快,抓住那个陈王廷!”

兵勇闻声后人人手拿兵器前去捉拿陈王廷。

陈王廷挥刀反击,渐渐被兵勇包围。

陈王前、李岩、李仲迅速冲进来空手夺刀,连着打翻几人,相助陈王廷。

陈王前大声催促道:“二哥,你快走!”

陈王廷大声道:“三弟,表兄、表弟,快走!”

总兵林万山大声命令道:“快关闭校场,捉拿凶手!”

一队兵勇跨着战马冲进校场,向着陈王廷、陈王前、李岩、李仲包围过来……

回忆完

陈抚民着急地问道:“那你二哥,现在去了哪里?”

陈王前道:“我也说不清楚。”

王小妹渐渐站立不稳,摇摇欲坠地倒下去。

“娘。”陈汝为看见大叫一声,急忙过去扶住她。

“二嫂。”张香兰吃惊地抱住她。

陈抚民急忙吩咐:“快去叫郎中。”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